您好,欢迎来到遂宁市医药行业协会!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: 遂宁市医药行业协会>> 行业信息>> 详细内容

吸粉不再难!药店就该这样“玩”共享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23日 点击数: 收藏 打印文章

吸粉不再难!药店就该这样“玩”共享

几年前,国产手机还是“廉价”“实惠”等的代名词,花费不到2000元即可买到一部最新款的国产手机,但现在,我们发现国产手机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;外出就餐,食品美味已经不能满足消费者的胃口,还要餐厅有装潢、有氛围、有服务,即使贵一些,也顾客盈门;为了做饭更省事、更有智能科技的感觉,许多人不惜花几千元甚至近万元购买一个进口电饭煲,而之前用的那个,可能价格不足现在的十分之一,但他们都觉得“值”,甚至要靠“抢”才能买到……我们发现,如今不少消费者不再以价廉为第一追求,他们需要的是更符合自己的消费观和生活方式的产品。

这种现象,就是现在的热点话题——消费升级。面对消费升级,许多药店也在转型升级。在这种背景下,药店有哪些机遇可以把握?哪些品类是消费升级的排头兵?笔者认为,可以把目光聚焦到中药、器械、母婴这三类产品上面,在这三大品类上,把功夫做足、做细。

中药类

注重文化体验,做好滋补养生文章

随着居民对健康的日益重视,中药材尤其是参茸贵细类产品,受到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追捧。作为中药产品销售的主力军,药店更应当发挥引导作用,让更多的消费者认识中药、爱上中药、会用中药。

一些有条件的药店,开设了中药养生馆,顾客可以在馆里体验中药养生。养生馆应设置专业人员,向消费者宣传保健知识,手把手教顾客制作药膳、如何服用药膳以及注意事项;养生馆还可以出售药膏、药饼、药糕、药酒、茶饮等产品,现做现售,让顾客放心购买。把几千年来一直很“严肃”的中药,变成百姓生活中的日常消费,让中药贴近百姓生活,让百姓接受,中药行业才不会被“OUT”,同时,还可以带动店内中药方剂的销售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中药融入滋补养生理念,需要提高中药的整体形象,要摒弃中药材过去那种简陋的包装、粗糙的外表、难闻的味道,让中药材的包装更精致,带有传统文化形象,古色古香,才能让中药的消费更有一种“仪式感”,增强消费者对中医文化的信赖。同时,质量上更应把好关,价格可以贵一些,但一定要保证品质,这是取信于消费者的关键。

器械类

注重科技体验,发掘共享概念

共享模式,是一种新的模式,自从共享单车问世以来,共享经济引人注目,共享雨伞、共享图书、共享汽车等新生事物层出不穷。那么,医疗器械能不能共享?

药店器械的共享模式,笔者设想,可分为两种方式,一种是在药店里的共享模式,大家共同使用,可以与会员模式结合,办理会员卡,缴纳一定的押金,便可以在约定期限内使用店内医疗器械,像疼痛按摩器材、多功能治疗仪、电动按摩椅/床、家庭用供养输气设备、氧气瓶等器械,有些消费者嫌贵不愿买,又想短期使用,就可以通过这种共享模式来实现自己的愿望。当然,如果共享一段时间,消费者喜欢上这款产品,还可以另买新产品,搬回家使用。另一种方式,是独享模式,就是使用者在一段时间内独占器械的使用权,像轮椅、护理床等器械便是这种方式。消费者租用到期后,按使用期限付费,轮椅回到药店,再等待下一位共享者。

母婴类

注重感情体验,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

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,药店母婴类产品也成为了消费热点。要想做好母婴产品,必须创新思维,要契合8090后妈妈们的消费需求:她们大多工作忙、空闲时间少、追求品质、相信科学、相信专业,因此,面对这一群体,药店要给她们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,让她们从孕期到哺乳期,全程都享受到药店的专业服务。而母婴馆就可以作为专门针对这一群体服务的场所。

对药店来说,母婴馆可以经营有机健康食品、奶粉、尿布等婴儿用品以及妈妈们使用的瘦身产品等。馆内可以给母亲和婴儿提供高品质、多样化的服务,如婴儿洗澡、娱乐、小儿推拿、女性产后修复等,还可以提供健康检测服务,定期呵护母婴健康,甚至可以提供月嫂服务。母婴馆所提供的服务,必须是个性化的,针对顾客消费层次的不同,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。可以分出高端型、舒适型、实惠型等不同层次的服务方案,根据顾客的生理和心理需求,按照从孕期到哺乳期,全方位做好对消费者的服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药店在进行消费升级时,要防止“新瓶装旧酒”,有创新之名,而无创新之实,没有真心为消费者的需求提供优质良好的产品和服务,却一心只想制造出个噱头,以低质产品和服务进行过度包装,这样的“创新”是不长久的。

同时,也要防止没有技术含量的堆砌。消费升级并不意味着消费者花钱更随意了,而是消费者想要花钱买到他()认为有价值的东西。这种东西,可以是产品的高质量,也可以是产品或商家的奇妙创意,或者是符合消费者内心的价值观。总之,消费者需要更高层次的产品和服务,而高层次的产品和服务是需要经营者用心做出来的。

上一篇: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即将展开

下一篇:信息难共享 个人病例数据“孤立”问题待解